• 给父亲的一封信:是贫困磨灭了最起码的良心?

  • 发布日期:2019-10-01 20:57   来源:未知   阅读:

  我好像好久没有给家里写过信,如果我写信回来,那肯定是很重要的事情!所以当你准备看下去的时候,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虽然我知道你眼睛不好。

  今天我仔细研究了一下地图,那是一张电脑地图,能清楚地放大显示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我专门研究了两个地点:从广东东莞到河南信阳。

  如果你能记得,你一定知道那是当年你的女儿、我的姐姐杨艳梅从广东步行回家的路线。如果我们说这条路线千山万水,那实在一点不假,我看到的这张地图,能够清晰地看到每一条河流和山脉。这中间要经过广东省全境——因为东莞几乎就在海边,湖南或江西全部——这是两个多山的省,那山多得难以想象,湖北省全境——湖北是个多湖的地方,到处是湖泊,一直到河南。

  她没有地图,又看不懂星象,只能走到一处问一处,那沿途的山是那么的大!铁路和公路都是弯弯曲曲,而且铁路上是不能走人的,如果沿着公路,她孤身一个年轻女子,刚刚受到伤害,见了生人就像惊弓之鸟,她肯定不敢走的!于是只好走小路。中国的任何一条小路都不会有路标的。

  这是在你去河南接她的时候她亲口告诉你的。那时候她走到河南信阳附近的某个农村,那时已是晚上,她又累又渴又饿!准备到村里去乞讨点食物,可是村里的狗咆哮着要咬她,她奔逃出来,连鞋子都跑掉了,其实那双鞋早就没有鞋底!她饿得实在忍无可忍,就跑到地里去刨红薯吃,没有工具,只能用手。

  那时是四月,红薯根本没有长大,地里可以食用的庄稼都没有长出来。为了驱赶致命的饥饿,她肯定用了很多力气,因为后来我们看到她的几根手指头都出血了,连指甲都破碎了!后来她终于昏倒在农民堆在打谷场上的草堆里,第二天被村民发现,赶忙报警,警察从她身上找到身份证,根据身份证号码,经过一番辗转,消息才传到你的耳朵。

  可是,最后当她千辛万苦地回到她心爱的故乡,回到她日夜思念的亲人身边,我们全家又是如何残忍地对待她?

  你居然经常在她面前嘶吼!我知道你嘶吼的声音有多么恐怖,我听到心里都有些寒!哥哥居然还会打她!并且不只一次两次,手段之粗鲁我不忍心设想。

  她的丈夫,这门你一手操办的婚姻,待她又那么不好。她本来就对那个人一点好感也没有,可是你们都嫌她在家里是个累赘!因为她的精神经常间歇性地出问题。

  于是她出嫁了,她在婆家的遭遇你们可以设想,因为她经常逃回家,而且极不情愿回去,可是你们赶她走!多次地驱赶!我可以想象她心中的痛苦!

  后来我回家的时候,已经看不到她的身影。听你们讲,她亲手把所有有关她的照片全部剪下来,烧毁了,可是你们居然一点也没有察觉。kj02开奖直播现场直播

  我记得,当你到河南信阳去接她回来,晚上带着她经过广水二中,那时我正在上自习,被你喊下来,在门口的草坪上听了你简略介绍事情的原委,我居然没有流一滴泪!因为我的大脑已经震惊到无可比喻的程度,我的手不由自主地颤抖,我已经流不出泪来!

  后来每次回家,看到她的精神状态变成那样,我的心痛苦得难以言表,可是我又不敢责怪,因为那时家里是那么脆弱。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那是你的亲生女儿!你的女儿杨艳梅是一个有贞洁的人,一个懂得自爱的人,一个需要自尊并用性命维护自尊的人!是一个珍惜感情的人,一个有孝心的人———她对你的孝心你心中自然有数!

  她走之后,我听妈妈哭着说当时你生病的时候,她没有钱,家里也没有钱,居然把漂亮的长辫子全部剪掉拿去卖钱,拿这钱去给你买一点营养品,当时听妈妈讲这件事情的时候,我的心又一次震惊!

  我们在这尘世的一生,能有几次碰到这样的感动?可是我们没有丝毫惊觉!我们的感情被贫困和自私,不,主要是自私,吞噬得丝毫不剩!

  我们到底要追求怎样的幸福?当她铁了心从东莞逃出来,当她连东南西北都搞不清楚的时候,是什么东西召唤她作出如此重大的决定?是家!是那残存的一点家的温暖!是父母兄弟的一点爱!虽然那个家是如此贫寒!

  她走后,妈妈曾经徒步到县城一带去打探,哪里还有踪影?全家人,包括我在内,有没有任何其他人出去找过?有没有任何其他人担忧过这个女孩的生死?没有!只有妈妈在夜里经常担忧今天晚上她的女儿会在哪里过夜!

  2002年春节,我在孝感农场值班,大年初三你带着她丈夫找到那个荒凉的农场,你居然还敢找我帮忙给他安排一个差事。姐姐才出走不久,他没有去找她,居然还想到我这儿找个稳当的饭碗!

  当时我把手头刚刚发下来的800元奖金给了你500元,给了他300元,因为我听说她婚后生了个女儿,听你说那个女孩跟她妈妈长得那么相似,我的心又是一阵绞痛!我根本就不敢去看那个小女孩!因为我怕不能忍受想到她妈妈目前的处境。我让他拿回去买奶粉,要不然,别说300元,就是三分我也不会给他的!我恨不得痛揍他一顿!

  就是想一想那个刚刚失踪的女儿,你又如何能去打牌?难道贫困真的可以磨灭我们心中最起码的良心?苦难真的可以把爱的火焰彻底淹没?

  我记得小时候我和她一起在河边的沙地里摘绿豆的美好时光,那时候她是多么天真,多么可爱!扎着两根小小的辫子,我们总是一起比赛看谁摘得更快。

  我记得念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和她一起在那个就读的小学里给学校干活挖石头,当时我正在用大铁镐挖石头,没有注意她在身后,那个高高举起的大铁镐往后面一挥,把她的额头砸出好大的口子,她甚至连眼泪也没有流一滴!

  我记得她亲手给我编织的毛衣,买毛线的钱还是她出门给别人做橡胶模具打工赚的钱,工资是如此之低,一个月才300元!还得把钱给家里买化肥!后来我亲自跑去看那个做模具的机器,它是如此粗笨而沉重,我不能设想她那样的身体能推得动!

  我记得有一次她去广东打工回家过年,我拿着扁担步行15里去陈港小镇接她的行李,见了我她赶紧掏出两个大苹果,还没来得及洗我就啃了起来,那时我上初三。那是多么美好的回忆!

  她去广东,我就担心她的安全,我不是很主张她去,而且那时我幻想灾难不会这么巧地发生在一个生活经历已经这么不幸、偏偏又这么美好的一个女孩子身上!

  我痛恨自己太自私!一心想着考大学,大学毕业了工作还不甘心,还要考研究生,研究生毕业了还不甘心,还要考博士,甚至还惦记着将来有什么美好前途!

  考了这么多试有什么用呢?它们能不能给我换来一个如此值得珍惜的人呢?多少年来,我把自己所有的良知、热血、性情隐藏起来,我假装我的家庭和别人的家庭没有任何区别,我假装我从来没有受到过任何感动,我甚至假装我从来没有这样一个姐姐,我甚至也是这样劝说出去做无用功的妈妈,因为她那样的方式根本就不可能找到她!

  可是现在我发现这个梦想是如此虚伪,如此脆弱,即使她没有离家出走,念了博士出来我又能给她什么补偿?她还没有出走的时候,我就是抱着这样的信念,希望能在外面有所作为,然后把她接出来。可是没想到她会出走,我以为她已经麻木!我以为她真的变成了一个傻子!我甚至还有些烦恼去看她憔悴的样子!

  我的心变得如此冷酷!今天,我不仅要把这封信写出来给你看,让你反思,体会到自己曾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女儿。还要把它发送到网络世界中去,虽然我们如今都不知道她是死是活,但是我还是期望奇迹发生!

  世界实在太复杂了,但是我不能放弃希望,并且承诺:尽最大所能去找她!希望大家知道这个消息后,帮我传一传、看一看,你身边某个憔悴的女人可能就是我要找的姐姐!

  我姐姐身份证上的名字叫杨艳梅,属虎,32岁,湖北省广水市骆店乡孙庙村人,身高160cm左右,额头上有一个硬币大小的疤痕,右颈部有一颗痣,单眼皮,出走时精神分裂。如有消息,请确认后联系杨德超:手机、固定电话、